0%

肆月闲谈

昨日在圖書館看閒書,不解,只能在複雜的抽象中混沌,突然明白百年前的思想是他們對當時解救的良方,不應該深陷進去,而應把其作為一種“病”,過去的病,以現在視角看過去的病。

对主体来说象征域具有构成力,意味着主体从能指(某东西)变迁所接受的决定作用

来说说鸵鸟策略“他人鸟政策”,有三个参与者,驼鸟躲避危险的技术在第一者身上完全实现,第二者自认为能隐身而安定其身,同时允许第三者拔第二者的毛。在三个主体的三个逻辑中,第一者主体什么也没看到,第二者看到第一者未看到的,即看到第一者因其头埋入沙能隐藏其想掩盖某存在这一事实,第三者则从前两者看到的两次主体事实。这类似递进式的主体行为,他们的行动在其中获得动机的主体间性,可被称为“重复的自动性”,即重复的行动给出了主体间的模件。主体间重复的过程中,主体在他们的位移中相互交接,比如某纯粹的能指(某东西)占据的位置来决定。能指设想为只能维持在移动之中(有其路径),这重复的自动性,也是主体随从象征的序列。重复自动性问题是精神分析学理论的要点之一。

而鸵鸟行为,是一种想象形式的陷阱:看见别人未看见他,漠视他其实被看到的真实情景。他看到的是自己没被人看见。


blog 还是停更几周吧,毕竟记录下的无非是生活的刻痕而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