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%

中二片段【记梦】

人會做相同的的夢嗎?還是人只能做那些夢,只因為遺忘而認為人的夢是無限的嗎?

现在是11月22日,前陣子我看到有人說,夢境只不過是半個囚籠,靈魂意識的分離然後部分的體驗已經設置好了的夢,即大部分情況下,無自主意識的夢對個人來說仍是個圈套。我覺得還是白日夢最靠譜,畢竟在夢中也要做個體意識的主人,下面皆為少年中二妄想症病發的記録…

片段1

時間 2012.7

前言:我只夢到了一次,但給我留下深刻的印象,當年便以日記方式記録了,現在是我的回憶

我在我房間睡覺,看到莫名的發光的能量體形態的東西,聽到它說邀請我去“外面”體驗,我認為是欺騙,大喊想叫醒隔壁房間的父母,場景一轉,他們沒醒,叫不醒。我看着他們卻叫不醒他們,之後我同意了它的邀請。我似乎看到我進入了小型的飛行器,我站在那門口,它給了我一個像銅板一樣有手掌心那麽大的銅幣,上面什麽雕刻記不住了,它說“這是通行證”。我似乎穿過了大氣層,來到一個城市。天很白,路面也是白色,很乾淨,行人不多,看不到車輛。我一個人站在街上,我意識似乎記得這是個為某種目的而建立的城市。我繼續走,很快。來到一個學校/研究所大樓,裏面有些個人邀請我看他們的“發明”。我來到一個機器旁邊,詢問這是什麽,“時光機”如是說。我問“原理是什麽”,那個人沒說,只是搖搖頭。

我醒了,記不得了。

片段2

時間2013前後

我似乎進入了一個空間回廊,那裏有很多門的東西,我旁邊有個人與我一同打開某些門,我只記住了一個場景:我進入後看到訊多生物,那些生物似乎是“人”,整個空間是粉紅又白,沒有邊界。這些生物有點駝背,頭部長得像青蛙,沒有毛,沒穿衣服,只有一個性別。它們全部都在搖擺,我不知道他們為什麽要這樣,我聽到了一種聲音,似乎是心靈感應般那樣直接感受到的,聲音充斥着搖滾似的浮躁感,我控制不住自己,也加入了搖擺。我才明白它們在搖擺*器官,我一直在那裏,停止不了。

我醒了,很羞愧。醒來思考發現,它們似乎像網絡上猜測的人類不斷進化的形體變化,而且像是被操縱着的玩偶。這些門背後像是在養蠱,我感到噁心。

片段3

時間2014前後

這個夢很複雜,不知道該怎麽講。

與一群夥伴穿過田野,掃除各類在田地中設置的障礙,有人在恐嚇我們。但我們不怕,最後來到了集市(菜場)。

……夕陽,我在小堡壘往外看,我似乎在逃跑/追蹤,觀察了一番我離開了堡壘。海很清,夕陽很暖,但心裏很迷茫。

片段4

時間2014前後

天黑,傍晚,我們在等公交校車(?),沒有緑色植被,土地是黑色的,眼前都是灰色的。有條河,已經乾涸了,沒有橋,只有跨越那細水管當作橋,車無法通行。我在黑色田野間走,來到橋邊,車來了,不過是停在對岸,燈光很亮。我們一群人有些在猶豫,有些直接跨過水管上車去了,那輛公交車很快走了。我沒動,旁邊有些人在後悔,我緩慢的跨過水管來到對岸,此刻我突然明白回家的路怎麽走了,我回頭看到有一輛校車停在原先的那裏,那些人很高興,上車了。我也有點想上車,但我不想回頭,猶豫了一會兒,車都走了。我看着空蕩蕩的漆黑田野,雖然很黑,但我心裏知道路怎麽走了,我很高興,沒有悔恨,開始歸途。

後面似乎還有個場景,我記不得了。

片段5

時間2014前後

我夢見許多大型建築,都是居民住房,很大,是現實中的3,4倍,似乎給巨人住的一樣。空氣滿是赤色塵埃,瀰漫着,像火星上那樣,風沙肆虐,很難走路。沒有人,空空蕩蕩,眼前全是一模一樣的大套房子,一望無邊,路上都是灰塵。很淒涼,似乎這裏是被拋棄了的空城。沒有植被。

場景轉換,我沿着我熟悉的路走着,就在家邊的道路上,突然出現了一段我不瞭解的路,我沿着其步行,似乎是有個朦朧的彩色空間泡泡罩着,那裏面有個公園…

片段6

時間2015前後

我沿着熟悉的路上中學,夢裏的路似乎變化了,不過有我看到些熟悉的標誌性建築,我能夠沿其而行,最後來到學校。學校裏有個涂了黃色顔料的大巴車,似乎要去春遊,我與熟悉的同學上車了…

似乎發生了什麽事,但是還是回來了,記不得了。


熟悉的道路似乎被拓展了,有一條陌生的路顯現在那。我似乎和父母一起在那路上逛街,場景和現實並無區別,不知怎麽的被人追趕,我和父母開始逃跑,搶了一輛三輪車,後面的人追的很快,我騎的也很快,但我明明知道我熟悉的路就在隔壁的一條路上,但我一直到不了,看不見。我只能沿着這條路跑,後面只剩我一個人了,我拼命的騎車,突然看到了一個陌生的鎮子,但我明明是往家的方向跑的。

我醒了,記不得了。

片段7

2016年前後

似乎有5/7個人,我也是一員,我們來到一個城市執行任務,我穿着特製服樣式的特工打扮。我們在追捕某個人,但這城市太大了追丟了,後面來到了一棟別墅,非常大,似乎又開始了任務…記不得了


場景轉換,還是一個團隊,人數記不得了,但我也是一員。似乎在和某個東西戰鬥,巨大的建築被打碎了,夕陽照耀,很難受。我們在追蹤某物,得知了它在那個建築頂上。此刻天很黑,我們似乎有着不尋常的超級能力,我在搜索一個樓,是居民住房的樣式,很大卻破敗,我發現了一個人,女孩,躺在床上,似乎生病了,非常虛弱。此時我突然慾望興起,對其下手了。後來為了避免被戰友發現,我快速離場了…

我們來到那個建築下,戰友進去先探路,但沒有消息了,第二個人又上,也沒消息,最後剩下的人決定一起上,發現這建築每一層樓都是一次酷刑房間,專門折磨着我們這類人,我很艱難的來到第三層,瞭解到我們的大哥已經在上麵了,我想上去,但非常恐懼,非常懼怕,我撤退了,逃回了第一層,離開了建築。我看着戰友們奄奄一息卻無能為力。我看到旁邊有個建築,似乎是控制臺,我來到某個房間,看到了複雜的機器控制,但要某種密匙之類的指令才能啓動,我沒有,很絶望在那裏呆着。旁邊有個屏幕,能看到戰友們的模樣…時間流逝我想吶喊卻喊不出,最後有個機聲音提示,他們全死了。我很痛苦,明明我們是如此強大的團隊,卻在此分崩離析,看着被折磨着的戰友,我的腦中只有疑惑“為什麽如此強大的團隊失敗了?”

我醒了。


我實在不想去回憶這夢境,如此現實,如此羞愧,如此絶望。很懊悔我的膽怯,悔恨我不負責任的行為,痛恨我只會在那裏發呆而絶望。我雖然在那裏是一個異能人,有着超越常人的能力,卻依舊攜帶着人的本性,人的慾望,終究還是個普通人。雖然是夢,但我如何面對她,面對他們?幾年過去了,碰到考驗人性的地方我就每每想起這些。我很害怕我會成為這樣的人,這幾年將其一直藏在心裏。

現在,我覺得是時候面對了,沒有永遠的樂園,無盡的夢境輪迴沒有永遠的逃避之所。我現在將其寫出,相對那位在夢裏被強迫的女孩說聲抱歉,對那些因為我無動於衷且膽怯而導致他們死亡的戰友說聲抱歉。

片段8

時間2013前後

我不知道,是不是,還是…

深夜,現實中,我意識醒着,想起床上厠所,起身穿上拖鞋走向厠所,意識似乎越來越迷茫,但腦海中還有一個意識,讓我以為我想上厠所,我迷迷糊糊的轉向,打開樓梯燈往樓下走,來到廚房,沒開燈,就迷迷糊糊的站在那,像個殭屍一樣站在那,似乎有誰在召喚我(?),我在哪裏等。突然我被老媽叫醒了,他問我在幹嘛,我突然驚醒,感到很憤怒,卻茫然,又回到樓上了…

這是夢遊,但我覺得是潛意識的投射,在白天不斷在腦海中預演某個場景,潛意識會把其記住并當成現實,那段時間確實科幻小說看多了,算是無聊爾爾的一次夢遊笑話吧。

片段9

時間2015前後

我夢見我在太空(?),在一所巨大的飛船上。船艙內很寬闊,我看到許多人跟我一樣像是人形態的能量體,發着純白光。四周的環境是銅緑色,有點陰暗。我在排隊,長長的隊伍延伸,我看見一位我認識的人(白光體),我揮手向它打招呼,它也向我打招呼。我很高興。之後排隊輪到我時,有個人在一個裝置前(它是監管者?),這個裝置是一個大圈,發出波形彩色光的類似湖面的玩意兒,可以穿過去進入到某世界。監管者好像對我說”你準備好了嗎?”我回頭向它(朋友)打招呼,然後看着監管者,說”保證完成任務”。我跳進去了。之後就記不得了。

有點意思的夢境,我猜測這是非我本意的虛構夢境,即大腦欺騙我而構建了這個夢,我夢到過一次,卻記得很深。那環境讓我不舒服。至於為什麽做這個夢,可能是那段時間書讀錯了,潛意識無法理解而構建的這個夢吧~


2021.11.6

現在夢少了,應該是環境的緣故,要麽就是空想,要麽無夢。

今天去社區接觸了孩子們,幼稚園的小朋友+小學生,看着他們的眼睛,非常直白的情緒體現,似乎看到了自己的過往…

然而我就直直的站在那裏,想說不知說什麽。

2021.11.7

现在是11.7日凌晨1:25,我问室友“像不像当年五四青年,充滿朝氣活力?”他套用魯迅的話回答“人和人的悲欢并不相通 我只觉得他们吵闹”。

我躺在床上睡不着,聽着他們的吶喊,音波給我震撼,腎上腺素使我興奮。我想了想,為什麽這麽多人會去肯定某些娛樂玩意兒?從懷的角度看,我的周圍人將個體願望附加到娛樂上,加上抽象的國家,地域,種族等形成的四不像,稱為“我的信念,我們是冠軍”流流。行為上則北三操場裸奔,厠所食屎之流將其廣而告之?跳樓,輕賤個體生命?因為某種信念。含金量,民族自信心亦或世界認同感哉?

深入想想,青年們的荷爾蒙或許被這沉重的生活壓抑太久,想要釋放個人的激情罷?現實的痛苦與倫理道德束縛使新青年們想借此機會來獲得短暫解脫?我也不太清楚,若是在歐美,如此亢奮則得荷爾蒙大爆發了…

總之,我想,青年還是那個青年,新的舞臺依然在等着你我之輩。

聒噪爾爾之調,今夜竟難寐~

片段10

时间21.11

我夢見我在一個現代二綫城市,在一戶人家,有個哥哥和姐姐(?),發生點矛盾,我出去了……斷開

我躺在離家不遠的一道鐵門檻外休息,就在馬路邊,天氣陰天,很暗,我可以看得很遠,遠處有一座非常龐大的大廈,比肩雲霄。路人很少,但有些師傅把三輪車停在路邊做生意。突然大廈頭頂的天空的空間開始呈漩渦狀,有種扭曲感,然後裏面突然涌出大水,水柱直徑和大廈差不多但在大廈前面,水柱的氣場像維加拉瓜大瀑布那樣。令我恐懼驚悚,很快水開始漫過來,形成積水…之後那戶人家的人和我一起乘公交離開了那裏,我在公交車上心很慌,然後醒了…

絶非尿床流流的玩意兒~~第二次夢見,我記得第一次記得更多。按那時的趨勢可以肯定城市會被淹沒。一場洪水將一處夢想之城變成遺跡,人渺小無力,即使在今天仍是。現在氣候多變,誰又能說人類征服了世界?還是“世界”在嘲笑人的自大?還是在提醒,時間不多了?

片段11

时间21.11.30

第一人稱,在小學班級裏,有兩個人,一個過來對我說請客,請我食美食大餐,另一個在我旁邊說所請我客的美食多麽多麽不好,不過兩人沒爭論,就對我說,讓我決定吃不吃。我似乎吃了一口,味道也就是平時酒席的水準,之後感覺到自己肥胖了(?),我決定拒絶食用了。我知道我所吃的是貪慾。

人生難得幾回美食嘗,然而為了食而食還是為了無盡慾望而食?就我一個人在食用如此美食,有何意義呢?慾無盡,貪無窮。依舊警戒着這些吧,着實讓人不適。